描寫關于弱小動物之間爭斗生存的長篇故事

由海愈供稿

  沈石溪動物傳奇故事深入到動物的內心世界,把握讀者可信的動物心理的特點,反映動物主角的性格命運;故事文字深沉優美,闡釋了對自然與生命的深刻理解,帶給人們厚重的思考。接下來小編給大家分享兩篇關于沈石溪寫作的動物故事吧。

  賤羊之死

  公羊歪梨是我放牧的這群山羊里的賤羊。賤羊者,地位最低賤的羊也。

  也難怪歪脖兒會變成賤羊,它一生下來,脖子就向右歪了三十度,三歲齡了,個頭還像一歲齡的羊那般大,活像長僵了的一只歪梨。它的羊毛白里透灰,沒有一點光澤,稀稀拉拉,就像鹽堿地里的莊稼。兩支灰褐色的羊角又短又圓,比母羊的角還不如,嚴重缺乏雄性風采。

  賤羊的日子自然是很難過的。在動物界,所謂的階級次序其實就是啄食次序:地位高的占有更多更精美的食物,地位低的占有更少更粗糙的食物。歪梨是賤羊,每次羊群進入草場,碧綠鮮嫩的草地都被其他羊占據了,它只能啃發黃的老葉子;飲水時,地位高的羊站在上游喝潔凈的水,輪到它就只能在卞游喝被羊蹄攪混的泥漿水。最不幸的是,沒有哪頭羊看得起它,當然也就沒有哪頭羊愿意跟它結伴扎堆,它總是形單影只,顯得很孤獨。

  春天來了,桃紅柳綠,草葉吐翠,大地一片生機。山羊進入了發情求偶期。歪梨更可憐了,其他公羊、母羊都成雙成對地在樹叢里草地上山溪邊嬉鬧跳躍,盡情享受著春天的陽光和生命的歡樂,它卻孤零零地待在一旁,用羨慕和嫉妒的目光望著那些犄角威武皮毛油亮肌肉發達的公羊。

  那天黃昏,它壯著膽想接近一頭名叫灰額頭的母羊,可沒等它靠近,灰額頭就用不屑一顧的眼神瞟了歪梨一眼,像害怕踩著臭狗屎似的跳開了。歪梨滿臉沮喪,脖子歪得更厲害,身體縮得更瘦小。

  夕陽西下,我讓牧羊狗阿甲將羊兒趕攏來,準備回家去。從放牧的嘎泰草場到曼廣弄寨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從索橋穿過峽谷,走的是直路,要少走十幾里路;另一條是繞著山道轉一座山,走的是彎路。一般情況下,我是愿意走近路的。

  我趕著羊群來到索橋邊。這是在滇西南一帶大山里經常能見到的一種簡易索橋,狹窄的峽谷兩岸,拉著兩根粗粗的鐵鏈,鐵鏈之間鋪著竹子,算是橋面,兩邊各用一根藤條編掛,算是扶手,人和牲畜勉強可以通行。我所要經過的戛洛索橋全長約二十來米,高約四五十米,不算特別危險。山羊沒有恐高癥,我經常帶它們走索橋,它們也習慣了。

  可是,那天傍晚我到索橋邊時,天空突然晴轉陰,刮起了涼風,吹得索橋有些搖晃。無論我怎么吆喝,無論牧羊狗阿甲怎樣齜牙裂嘴地恐嚇,頭羊二肉髯就是不肯上橋,犟著脖子站在橋頭,望著烏云翻滾的天空,咩咩咩發出凄涼的叫聲。

  頭羊的舉動具有榜樣的作用,它不肯上橋,羊群也都賴在索橋邊不走了。我總不能一只羊一只羊地抱過橋去,我想,老天爺也確實刮著風,索橋也確實比平時晃蕩得厲害,羊群真要在索橋上被晃下去幾只,損失就大了,這種氣候,還是謹慎為妙。我就臨時改變主意,想離開索橋,繞道而行。

  我剛把頭羊二肉髯引下橋,突然,羊群里咩地爆響起一聲氣貫長虹的吼叫,我嚇了一跳,扭頭望去,嘿,原來是歪梨在叫!它的叫聲從來就是畏畏縮縮平平淡淡的,怎么突然間吼得那么精神抖擻了呢?我正納悶呢,只見它歪著脖子,挺著胸脯,雄赳赳地從羊群里躥出來,嗖嗖嗖,大步流星地走上橋去。

  幾十只羊不約而同地停了了下來,幾十雙羊眼的視線通通被歪梨不同凡響的舉動吸引住了,就連頭羊二肉髯也被歪梨的勇敢震懾住了,長長的羊臉上露出羞赧的表情,縮了縮脖子,悄悄鉆進了不惹人注目的羊群里。

  我也被搞蒙了,在我的印象里,歪梨絕對不是傻大膽和愣頭青,恰恰相反,平時它的膽子比一般公羊都小。過去每次過這座索橋,它都不敢和其他羊擠在一起走,生怕其他羊行走時會產生左右搖擺,連累它一起摔下去。它總是走在最后,小心翼翼,顫顫抖抖,連母羊都不如。怎么一眨眼,懦夫變英雄了?

  歪梨走過三分之一時,風越刮越猛,呼呼地從左側山埡口吹來,吹得索橋像秋千似的猛烈晃蕩,別說羊了,就是人抓著扶手也會心驚膽寒的。果然,歪梨趴在橋面上,四只羊蹄鉤住竹排間的縫隙,不敢再走了。

  “回來,歪梨,回來!”我高聲喊叫起來。歪梨本來就歪著的脖頸側向背后,向橋頭望來。它當然看見所有的羊都站在橋頭緊盯著它,它當然看見頭羊二肉髯失去了往常的威風,混雜在企圖逃離橋頭的羊群中。咩--它氣吞山河地長嘶一聲,一個躍挺,繃直了腿,又站了起來。咩咩--母羊灰額頭終于忍耐不住,朝歪梨送去一聲既欣賞贊嘆又擔驚受怕的呼叫。

  隨著灰額頭的叫聲,歪梨一個跳躍,朝前躥出去一大步,像被一種巨大的精神力量鼓舞著,咩咩地興奮地叫著,繼續往橋中央邁進。

  天空飄下一陣密集的雨,竹子鋪排的橋面滑得像澆了層油。羊屬于牛科動物,牛科動物不像貓科動物或犬科動物有可以伸縮的利爪,羊蹄平滑,抓不牢地面的任何東西。歪梨走得東倒西歪,就像在跳迪斯科。可它沒有畏懼,不再退縮,堅定不移地朝前走。

  剛走到橋中央,天空突然亮起一道耀眼的閃電,把整座索橋連同歪梨一起照得雪亮。它的身胚突然間放大了,形象也大為改觀,仿佛不再是低“人”一等的賤羊,而是百里挑一、出類拔萃的優秀大公羊。

  轟隆一聲巨響,雷霆在索橋上空炸響,橋面猛烈顫抖,搖晃,簡直就像巨浪中的一條舢舨。閃電過后,我的視線一片模糊。等我再度能看清索橋時,橋面空蕩蕩的,歪梨已經不見了……

  過了一會兒,橋下的深淵里傳來物體砸地的訇然聲響。

  我不知道歪梨為什么舍得用生命來冒這么一次險,也許它是不愿再平平庸庸窩窩囊囊地生活下去了,它寧肯死,也要最后輝煌一次。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值得。

  猴王寶座的爭搶與謙讓

  一般來說,發情季節的動物最活躍、最吵鬧,也最好斗了。例如巖羊,平時溫馴和睦,但一到交配時期,公羊之間就會大打出手,瞪著布滿血絲的眼睛,整日乒乒乓乓用犄角互相撞擊,不打得頭破血流不會罷休。從生物學角度講,荷爾蒙(雄性激素)分泌旺盛,導致了攻擊性行為的增加。

  但圓通山動物園養在猴山的那群大青猴,最讓管理人員發憷的,卻不是發情期為爭奪配偶而產生的糾紛,而是老猴王駕崩后那場必然會爆發的圍繞猴王寶座進行的混戰。

  大青猴為爭奪配偶,也會齜牙咧嘴尖囂威脅,也會拳打腳踢鼻青臉腫,但總有所節制,鬧得實在太不像話時,猴王出面干涉,制裁一兩個蠻橫不講理的家伙,就能平息爭紛或緩和矛盾。因此,發情期間,雖有不少雄猴受傷,但大都是輕傷,從沒有死神光臨。

  實實在在說,爭偶糾紛不過是小摩擦而已,爭搶猴王寶座,那才叫真正的戰爭。老猴王還沒咽氣,身強力壯的雄猴便摩拳擦掌準備投入戰斗了。老猴王一升天,戰爭立刻拉開序幕。甲雄猴拼命伸長手臂要用尖利的指爪摳瞎乙雄猴的眼睛;乙雄猴咬住丙雄猴的腿不放,意圖十分明顯,就是要制造一個殘疾猴;丙雄猴和丁雄猴結成同盟把乙雄猴頭上的毛像拔野草似的全部拔光,正當丁雄猴站在假山之巔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時,丙雄猴冷不防從背后躥上來,把丁雄猴推下筆陡的山巖……

  幾乎所有的成年雄猴都會卷入這場戰爭,彼此間刻骨仇恨你死我活,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足足鬧騰半個月左右,直到一只智商特別高身體特別棒心腸特別歹毒手段特別殘忍的家伙擺平了其他雄猴,登上了猴王寶座,確立了在猴群中的領導地位,猴山才會恢復秩序和安寧。

  可以這么說,大青猴每一次政權交替,都伴隨著一場刀光劍影的沖突。大部分雄猴流血掛彩,不少雄猴負傷致殘,還有好幾只雄猴死于非命。

  真應了西方動物行為學家的一個著名論斷:一切雄性都是社會地位的熱心角逐者!

  看來,在某些動物身上,權欲比食欲和情欲更強烈,權力比愛情更有誘惑力。為了獲得猴王的權力,不惜赴湯蹈火,拿生命做賭注。真可謂權、權、權,命相連。

  猴山的現任猴王名叫綠胡子,臉頰兩側的鬢角絨毛呈墨綠色,兇悍無比。它今年十六歲,這年齡對于大青猴來說,年事已高。它患有嚴重的糖尿病。久治不愈,病入膏肓,據獸醫診斷,在世的日子不多了。聰明的雄猴好像已經看出綠胡子快退出歷史舞臺,變得越來越不安分,你搶我的食物,我揪你的尾巴,尋釁鬧事,爭吵不斷,大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可以肯定地說,如聽之任之,一旦綠胡子撒手西去,動亂即將開始,自相殘殺的悲劇立刻就要開演。

  大青猴學名叫恒河猴,也叫獼猴,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管理人員為了避免猴群遭受重大損失,決心采取有效措施,制止圍繞猴王寶座即將展開的暴亂與殺戮,實現平穩過渡。

  這事聽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大青猴不搞世襲制,沒有血緣觀念,老猴王在位時從來不曉得該立個王儲,更沒有培養“接班人”的習慣,而猴群又不可能搞什么民主選舉。身強力壯的雄猴都想當猴王,而一群猴子只能有一只猴王,僧多粥少,民多王少,如何擺得平?

  人們按照自己的思維觀念,挑了一只年富力強皮毛鮮亮的雄猴作為新猴王的預備人選。為了讓它在猴群中更醒目更有特色,用一根紅綢帶系在它的脖子上,并依此特征給它起了個諢名叫:紅領帶。為了提高它在猴群中的威信,管理人員對它恩寵有加,喂食時給它開小灶,還一天兩次給它梳理皮毛。有一次一只酒糟鼻雄猴跟紅領帶打架,管理人員發現了,跑進去干涉,用鞭子狠狠抽了酒糟鼻一頓。我們想,有人做靠山,有人做后盾,有人來撐腰,有人來庇護,紅領帶一定能威望蒸蒸日上,脫穎而出,成為眾猴眼中無可爭議的新猴王人選。

  然而,結果卻并不美妙。有一天早晨人們發現,紅領帶遍體鱗傷躺在假山下哼哼,脖子上那根漂亮的紅綢帶被撕得粉碎,脖頸上的毛一綹綹被拔了下來,就像禿鷲似的赤裸著難看的頸皮,看來要重新給它起名叫禿頭頸了!從現場的情況來分析,那些嫉妒得發狂的雄猴在半夜聯合起來圍攻紅領帶,不然的話紅領帶不可能會被修理得那么慘的。它們不買人的賬,蔑視人為樹立的權威,不服氣紅領帶就這樣輕而易舉地登上猴王寶座。

  唉,拔苗助長,適得其反啊!

  換一個角度想想,也難怪雄猴們如此熱衷于爭搶猴王寶座。在猴山,再也沒有比猴王更美的差事了。地位顯赫不說,每次投放飼料,猴王總是第一個品嘗,把好的先挑完了,才輪到其他猴子去吃。凡當了猴王的雄猴,由于食物豐盛,營養良好,身體越來越壯實,毛發像涂了一層彩釉似的閃閃發亮。到了發情期,猴王有擇偶的優先權,年輕貌美的雌猴歸猴王所有,別的雄猴休想染指。再加上猴王對眾猴有絕對的統轄權,一聲嘯叫,就可以把猴群從草地調往假山;一個眼色,就可以把一只正站著走路的猴子嚇得匍匐在地,渾身發抖;一個招手,就能迫使剛剛向游客討得一塊鮮艷糖果的猴子乖乖將東西交到它手上……誰不想吃珍饈美饌?誰不想娶漂亮媳婦?誰不想過過大權在握的癮?

  一位哲人曾經說過,權力是一種腐蝕劑,絕對權力就是絕對腐蝕劑。

  只要權力能換取利益,只要權力能帶來好處,只要權力能揮灑榮耀,個體生命便會像果蠅逐腥飛蛾撲火似的追逐權力。

  順著這條思路,我靈機一動,想出一個能使雄猴們克制權力欲的計策來。管理人員按照我的設計,到電子玩具廠定做了兩副帶著強磁鐵和微電腦的金屬環。金屬環可以遙控,關閉電源時,和普通的金屬環沒什么兩樣,一旦接通電源,在遙控器上輕輕一撥,金屬環相互之間就會粘連在一起。我們給這個玩意兒取名叫“權力限制機”。

  我們將兩副金屬環分別戴在老猴王綠胡子的四只爪腕上。

  開始時,綠胡子還以為是贈送給它的手鐲和腳鐲呢,,高興得眉飛色舞,常常在眾猴面前搖晃金屬環,以示炫耀。別的猴子沒有,就它有,免不了會滋生虛榮心。

  那天傍晚,管理人員往猴山投喂飼料,有新鮮的胡蘿卜、玉米棒、南瓜藤和水蜜桃。同往常一樣,一聞到食物的香味,饑餓的猴子饞涎欲滴,蜂擁而上。“歐--”綠胡子發出一聲威嚴的尖嘯,霎時間,眾猴像被施了定身法似的站在食物旁不敢亂動。綠胡子大模大樣走過去,眾猴紛紛畏懼地閃開。不用猜也知道,那幾只水蜜桃非它莫屬,最多分一兩只給它所寵愛的雌猴嘗個新鮮。綠胡子的爪子已經伸向香氣襲人的水蜜桃了,我們在猴山外看得真切,趕快撥動遙控器上的裝置。只見綠胡子兩只前爪和兩只后爪不由自主地合攏到一起,就像戴上了手銬和腳鐐。它驚訝萬分,拼命掙動,但無濟于事。其他猴子趁機一擁而上,你搶一只水蜜桃,我抓一根玉米棒,躲到假山的旮旯角落咀嚼。等到好食品被瓜分得差不多了,我們才松開綠胡子的手腳。

  哈,那叫享受在前,吃苦在后。

  猴子的發情期到了,綠胡子表現出朝三暮四的德性,吃了碗里的望著鍋里的,制造了許多曠男怨婦,我們又撥動遙控器,迫使它放規矩些。

  嘿,那叫限制特權,公平合理。

  有一次,一個游園的小姑娘塞給一只小猴子一塊用金箔包裹的巧克力。綠胡子兇蠻地吼著,向小猴子伸出手來。小猴子眼淚汪汪地將巧克力送到綠胡子面前,我們又及時用遙控裝置進行干涉。

  哼,這叫不準利用手中的權力胡作非為。

  幾次下來,老猴王綠胡子終于明白,那四只閃閃發亮的金屬環,看起來漂亮,戴著卻并不舒服,它的行動受到監督、限制和束縛,使得它無法為所欲為。它拼命用爪抓,用牙咬,用石頭砸,企圖將這四只金屬環弄掉。這當然是徒勞的。它氣憤咆哮,它痛苦吼叫,它瘋狂折騰,看得出來,它恨透了這四只金屬環。

  猴非菩薩,能修身養性,對喧囂紅塵漠然處之。利益具有強大的牽引力,不是一般意志所能抗衡的。趨利是生命的一種本能。權利,權利,權和利是無法拆得開的。爭權奪利,爭權的目的是為了奪利,要奪得利益就必須爭權,這是權和利的邏輯推進。從內心講,當權者不會愿意弄個監督機制來捆綁住自己的手腳,總是希望自己能隨心所欲地享用權力帶來的種種好處。

  許多次使用遙控裝置,限制綠胡子的行動,使得其他猴子逐漸明白了四只金屬環的功能和力量。

  幾個月后,老猴王綠胡子死了。猴群面臨改朝換代,同以往一樣,野心勃勃的雄猴們頸毛聳立,耀武揚威,準備爭搶空缺的王位。假山頂端有塊蓮花狀磐石,是歷屆猴王專用的御座,坐在上頭,俯瞰臣民,大有君臨天下的威儀。新猴王登基的儀式,就是在眾猴嫉妒與羨慕的眼光中爬上那塊蓮花狀磐石。可以這么說,蓮花狀磐石是猴王寶座的象征。

  我們將四只金屬環從老猴王綠胡子身上取了下來,用細鐵鏈串起來,固定在蓮花狀磐石上。這相當于對眾猴進行安民告示:新任猴王在繼承王位的同時,也將繼承這四只起著監督與制約作用的金屬環!

  效果比預期的還要好。一只名叫大泡眼的雄猴自打綠胡子死了以后,盛氣凌“人”,什么時候都把屁股對著其他雄猴,尾巴豎得像根旗桿,更有甚者,還在別的雄猴面前拉屎。

  按照大青猴的習慣,這是表示極度的輕蔑和肆意的挑釁。可當大泡眼爬到山頂,坐到夢寐已久的蓮花狀磐石上,看到那四只金屬環時,猴尾慢慢耷拉下來,臉上得意的表情迅速消退,呻吟似的輕嘯一聲,轉身就走,那副模樣仿佛是在說:不能多吃多占,不能妻妾成群,不能威風凜凜,這猴王還有什么當頭!

  另一只喜歡惹是生非我們給它起名叫攪屎棍的雄猴,來到山頂用手觸摸一下金屬環,像摸著火炭摸著毒蛇摸著蝎子摸著毛毛蟲似的驚叫一聲縮回手,匆匆逃下山去,那神態好像在說:“沒有特權,沒有享受,這猴王白送給我我也不要當!”

  權欲熏心準備廝斗的雄猴們很快穩定下來,新老猴王交替的特殊歷史時期出奇的平靜,沒有發生任何流血事件。

  野心和私利是聯系在一起的,當私利受到了限制,野心也就受到了抑制。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