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隊前進!》適合中小學生冒險推理故事集

由海愈供稿

  《失落的世界》是他的一部堪稱經典的科幻小說,充滿了豐富的想象,場景離奇,引人入勝。所以接下來就讓小編給大家分享一下關于《失去的世界》-列隊前進!的故事。

  列隊前進!

  當我們的郵船離南安普敦還有五百英里的時候,一家家報紙、一個個通訊社開始給我們發來無線電報,愿意為一封短短的關于真實結果的回電付以巨金。這表明不僅是科學界,而且一般公眾對我們的探險也感覺興趣了。但是我們拒絕回電。我們是動物學會的代表,首先向動物學會的會員提出我們的報告是我們的責任。這樣,雖然我們發現南安普敦住滿了記者,我們斬釘截鐵地拒絕發布任何消息。

  盛會安排在我們到后的第二天晚上舉行。

  次日的報紙滿滿地是關于會議的長的、短的報道。這里我抄錄一個短的報道。

  “在開會的時間八點鐘以前很久,大會堂就擠滿人了。不過七點四十五分,一般公眾強沖進大會堂(好多人受了傷)。在他們進去后,每一個過道都水泄不通了,所有主要的科學家,不僅本國的,而且法國的和德國的也都出席了。烏普薩拉大學有名的動物學家、一個叫賽吉厄斯的教授,代表瑞典出席了大會。

  “不同凡響的歡迎行動,以四位英雄的到來作為信號,全體聽眾起立,歡呼達幾分鐘之久。

  “在向這些探險家致以熱烈的歡迎以后,會場恢復了平靜,主席向大會致辭,而后索摩里教授,這個委員會的發言人,起立發表講話。

  “他開始描述旅途和準備攀登高原懸崖時探險所面臨的困難。他同時描述了那個非凡國度里的恐怖和魅力。個人歷險他幾乎沒說。他講到高原上出奇的野獸、鳥、昆蟲和生長的植物。

  “不過聽眾最感興趣的還是曾經認為早已滅絕了的大動物。關于這些大動物,他開出了一個長單子,他毫不懷疑,經過一番更加廣泛的調查研究工作以后,名單還會大大地擴大。下一步他講到了印第安人和離奇的類人猿。最后他描繪了查倫杰教授帶有很大危險的航空發明,并且以這個探險隊最終找到了回到文明世界的辦法,結束了他極為有趣的演說。

  “原來估計會議會在這里結束了。下一步就是由烏普薩拉大學的賽吉厄斯教授動議,大家立即執行,向他們表示感謝和祝賀,但疑議的征兆整個晚上一直是明顯的。現在,愛丁堡的詹姆士·伊林沃斯博士,在會場的中心站了起來,伊林沃斯博士提出了一個修正案。

  “他建議對索摩里有趣的講話表示感謝,但鑒于整個事實無法證明,需要派出更大的,如果可能,還得是更可靠的調查委員會。

  “這個修正案引起的混亂是難以描述的。一大批聽眾喊叫著:‘把他趕出去!’另一方面,伊林沃斯博士的支持者們——人數很多——為這個修正案叫好。擠在后排的凳子上的醫學院的學生甚至動了拳頭,忽然嚷嚷的聲音小了,而后是絕對的安靜。查倫杰教授站了起來。他的面容和態度特殊,引人注意,當他舉起手要求安靜時,全體聽眾坐下了。

  “他說著,大家聽著。他說明了當時的處境,他告訴聽眾,猿人怎樣毀壞了大部分的底片,以下的談話是在他和伊林沃斯博士之間進行的。

  “伊林沃斯博士:照片不能令人信服什么。

  查倫杰教授:你想看看實物本身嘍?

  伊林沃斯博士:當然。

  查倫杰教授:那么你就會接受那個結論嘍?

  伊林沃斯博士(大笑):當然。

  “查倫杰教授向空中舉起他的手作為信號。立即愛·頓馬隆先生站起來到講臺后面去了。轉眼間,他跟一個巨人似的黑人出現了,后者幫他抬著一個大大的方形的包裝箱。箱子放在教授的坐椅前面,聽眾中間沒有一點聲音,每個人都望著這個箱子。一會的工夫,一個極可怕的動物從箱子里出來了,坐在箱子的一旁。它的兩只小小的紅眼睛象燃燒著的炭火。它的長長的、半張著的嘴長滿了兩排牙齒。有的人叫了起來,前排的兩位太太暈了過去,從椅子上倒了下來,剎那間普遍驚恐,感到危險,查倫杰教授舉了舉雙手要說話,但這個動作驚動了他身邊的動物,它張開了璞質的翅膀飛了起來,查倫杰教授想抓住它的腿,但是太晚了,它慢慢地在大會堂里盤旋,一種令人作嘔的氣味充滿了這間房子。走廊里的人叫著,當他們看到有著一雙燃燒的眼睛和可怕長嘴的、受驚了的動物飛近的時候,驚恐萬狀。它越飛越遠,由于處于驚恐狀態而撞著墻壁。”窗戶!老天爺,關上窗戶!’教授從講臺上喊叫著,可惜,太晚了。轉眼間,這動物來到一個開著的窗口,擠了出去,不見了。查倫杰教授躍坐在椅子上,兩只手抱著他的頭,而聽眾在意識到那動物不見了以后,都如釋重負地深深地出了一口氣。

  “以后發生的事該怎么描寫啊?贊成的人和反對的人合二而一向英雄們歡呼。每一個人都站了起來,走動著,呼喊著,做著手勢。一群歡呼的人圍在四位探險家的周圍。成百條嗓子在喊:‘把他們舉起來!把他們舉起來!’剎那間四個人在人群上面被拋起來。就聽聲音喊著‘上利簡特大街去!上利簡特大街去!’外面街道上的情景更是不同一般。不下十萬人在那里等著。當四位英雄被舉過頭頂在大會堂外面的電燈光下出現的時候,迎著他們的是一片致敬的呼喊聲和‘列隊前進!列隊前進!’的呼叫聲。

  “午夜過后,四位探險家被送到阿爾巴尼·約翰·臘克斯頓勛爵的住處,在那里群眾齊唱著《他們是好漢》的歌。這才結束了倫敦多年不遇的一個非凡的夜晚。”

  格拉迪斯——啊,我的格拉迪斯——格拉迪斯我美麗的湖啊,現在要改名中央湖了。她永遠不會由于我而衰朽了。

  讓我用幾句話告訴你發生了什么事吧!在南安普敦我沒有收到任何電報、信件,到倫敦的那天晚上,大約十點鐘,在一陣恐懼的寒顫中我到了她的家。她是死了還是活著?我在花園的小路上飛跑,敲著門,聽到里面格拉迪斯的聲音,我沖進了起坐間,她正坐在一張矮矮的扶手椅上。我幾步跨過了房間,把她的雙手握在我的手中了。

  “格拉迪斯!”我叫著,“格拉迪斯!”

  她抬起頭來望著,臉上充滿了驚愕,而后把她的手抽回去了。

  “你要干什么?”她說。

  “格拉迪斯!”我叫道。“這是怎么了,你是我的格拉迪斯呀,你不是小榜拉迪斯·享格頓嗎?”

  “不,”她說,“我是格拉迪斯·波茨。讓我把我的丈夫介紹給你吧!”

  生活是何等荒唐啊!我機械地鞠著躬,和她矮小的丈夫握手,他深深地坐在那張我過去常坐的扶手椅上。

  “爸爸讓我們住在這幾。我們的房子快收拾好了。”

  “啊,是的,”我說。

  “那么,你在帕拉沒有收到我的信了?”

  “沒有,我沒收到信。”

  “是嗎,真可惜!信會把一切說明白的。”

  “非常明白了,”我說。

  “關于你,我已經向威廉說了,”她說。“我們之間沒有秘密。這件事我很抱歉。不過不會太深,是吧,你都可以到世界的另一頭撇下我一個人在這兒。”

  “我走了。”

  當我正走出房門時。那個小蚌浜的男人象傻子似地大聲笑了起來。

  突然我停下腳步。

  “你愿意回答一個問題嗎?”我問。

  “好吧,這要看是什么問題了,“他說。

  “你怎么干的?”

  他盯著我,他的小臉上是一種無聊的表情。

  “你不認為這問題大有點涉及私事嗎?”他說。

  “好吧,就一個問題,”我喊道。“你是千什么的?你的職業是什么?”

  “我是一個律師的辦事員,”他說,“在約翰遜和海里維爾律師事務所,錢賽利巷,四十一號。”

  “再見吧!”我說,急忙走進外面的黑暗里。

  再一個小小的場面。昨天晚上我們都在約翰·臘克斯頓勛爵家里吃晚飯,以后我們坐在一起,抽著煙,談論我們的冒險。

  約翰·臘克斯頓勛爵有什么話要和我們說。他象來了一個舊雪茄煙盒,把煙盒放在他前面的桌子上。

  “你們也許記得,”他說,“那天我們在沼澤地發現了翼龍,我們看到一個滿是藍色土的火山喉管。”

  教授點了點頭。

  “那么,好了,全世界我唯一不得不打交道的是一個有藍土火山喉管的地方,那就是金伯利的大戴貝爾斯鉆石礦。所以你瞧,我想到了鉆石,做了一個籠子,頂著它以防那些野獸的襲擊,在那里我快樂地度過了一天。這就是我弄到的東西。”

  他打開了他的雪前煙盒,”里面有二十到三十個沒有加工的寶石。

  “當時我什么也沒有告訴你們,照我想,這些寶石也許價值不大。因此,我把它們帶了回來,到家的第一天,我拿了一顆直接去找專家,請他加工并且估價。”

  “這是結果,”他說,把一顆美麗的鉆石放在桌上。“他估計這一堆值二十萬鎊。當然我們四個人平分。好了,查倫杰,你的五萬鎊準備干什么?”

  “我要創建一個私人博物館,這是我夢想多年的了,”教授說。

  “你呢,索摩里?”

  “我不去教書了,這樣我就有時間完成我的白堊化石的最后分類了。”

  “我要用我自己的那份,”約翰·臘克斯頓勛爵說,“組織一次探險,再去看看我們心愛的高原。至于你,小伙子,你,當然要用你那份張羅結婚了。”

  “現在還不,”我說。“我想。假如你愿意算上我,我倒愿意跟著你探險去。”

  臘克斯頓勛爵什么也沒說,但是隔著桌子把一只曬得黑中透紅的手伸了過來。

  (全文完)

    熱門標簽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是多少